首页 日报 晚报 金融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校园 小记者 看乡村 专版 市场

高博亚洲 >> 广角
一屋子寿糕
发布日期:2018-03-23 08:11
来源:阳泉日报
分享到:
  我看着师傅小屋里的一屋子寿糕,心想好人终有好报。

  1970年,我从农村来到阳泉四矿一坑五连一排(当时矿上是部队建制),拜的第一位师傅叫王盛。王师傅是盂县人,1950年来矿,是采煤连里的五级工,工长安排让师傅坚守溜头,他一干就是35年。

  那时候,矿工把下井的窑衣备齐便可下井了。下井第一天,工长便安排新工人溜头攉煤。负责溜头的师傅就得操心新工人的安全。师傅十分谨慎,井下遇上急、难、险的活儿,师傅总是冲在前头,把徒弟们安排在安全地段。班上30多号人,多数是师傅从溜头带出来的,没一人在师傅手上挂过彩。

  我在井下攉煤一星期后,工长便让我和师傅配套干溜头。我俩操着大铁锹“吭哧、吭哧”地往煤溜里攉煤。150米长的工作面出一刀煤400多吨,全要从溜头通过,无论我俩如何卖力,但不等把煤帮的煤攉出来,溜尾炮声一响,煤溜载着的煤又把煤帮溢满。我俩总是干不出活儿来,为这事儿,师傅和我没少挨训。跟着师傅干活儿受苦又受气,我气不过,师傅大度,与人无争。那年夏天,师傅患痢疾住了医院,溜头便成了问题。工长安排谁去,谁都噘嘴变脸。师傅住院半个月,我们一替一天轮流干,直到师傅上班了,工长才有了笑脸,工友们也显得互敬互爱了。

  师傅干活粗中有细。记得,我刚出师带徒不久,一天我教新工人支柱子,手压在锁套上,师傅看见了,一把将我压在锁套上的手拽下来,指指顶板,又指指锁套和我的手,说:“顶上掉下石头,你的手就没啦。”说着,师傅抓住我的手:“支柱子手要托住锁套,手心向上,手底没了垫物,即使顶板掉下石头砸在手上,手也会随石头而下,伤不着手。”那回推矿车,我的手扒在车沿上,师傅给我讲起了井下安全生产的故事:“井下推车,两手要托住车帮,如果顶板上掉下石头砸在手上,因为手下没有垫物,就伤不着手,这是干活儿中的小窍门。那年,你王叔在井下推车,两手扒在车沿上,顶板掉下石头,十个指头全给砸断了,要是托住车帮,就不会这样惨。”我心里佩服极了,师傅经验真丰富啊。师傅的这种操作方法,后来被矿上收录进了《安全操作》小册子,广泛宣传。

  师傅总是比别人干得多。他每天第一个下井,最后一个上井,井下放顶他常常干完自己的活儿,还帮助别人。

  师傅退休的前一年,队领导见师傅实在不便干溜头,便安排其下料。一天,师傅在一处爬坡上下料,一工人正在上坡。师傅说:“上边下来车了……”那人不听,硬要上。结果料车下来了,师傅一把将那人推开,自己却被料车撞断了4根肋骨。

  1985年,师傅伤愈出院,退休回老家。师傅一辈子大度,与人无争,可敬、可亲、可爱,一定能活个大岁数!眨眼,30多年过去,师傅好否?

  2018年正月初六,清晨一大早我到糕点铺订做了一个大大的寿糕,从阳泉乘车赶往盂县四五村师傅家,在师傅家见到了30多年未曾见过面的老工友山西五寨县的郭志义、五台县的张玉凯、河北邢台市的刘有胖……我说:“你们是怎样知道今天是师傅生日的?”他们各有各的信息渠道,不约而同都给师傅来祝寿。

  师傅的小屋子里,桌上、炕上、地上放着一屋子的寿糕。“今天是师傅90大寿,干杯!”大家举杯为师傅贺寿。(程小珍)

编辑:
主管: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:阳泉日报社
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 晋新网备案证编号:14083032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:(晋)字第060号
地址: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:0353-6658025 邮编:045000
举报电话:0353-2297677 投诉邮箱:1481219960@qq.com
高博亚洲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*768
高博亚洲新浪微博 高博亚洲人民微博